嘉兴配资公司

 

从一个文化馆的发展看六十年历程

听“老群文”讲过去的事儿 北京市朝阳区文化馆是一个很有看头的馆,它的成立时间较早,又曾作为全国文化体制改革的试点单位之一而引人关注,它的风风雨雨都折射着群众文化事业的起起伏伏。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,与这个馆的老馆长、老职工聊聊过去的事情,不仅可以回顾曾经的岁月,也可以让人对于公共文化服务事业的未来有一个更为清晰的认识。 与记者聊天的几位朝阳“老群文”中,最年轻的也有76岁了,而最大的则是今年已经97岁的第一任馆长李淑芬。她于1949年8月到北京前门箭楼文化馆工作,据她介绍,当时北京除了箭楼文化馆,还有鼓楼文化馆,都是从解放前的教育馆转为文化馆的。1954年,李淑芬调到刚成立的东郊文化馆任馆长,这也是今天朝阳文化馆的前身。她说,那时的文化馆主要是4项任务:政治时事宣传、科学普及、文化教育和群众文娱活动。虽说当时只有7个人几间房,不过本着“相信群众、依靠群众”的方针,活动搞得有声有色,文化馆的知名度也相当高。1957年6月,李淑芬参加了城市文化馆工作座谈会,并受到毛主席等中央领导的接见。在那次会上,她提出文化馆地方小、经费少,不利于更好地开展群众文化工作,之后不久,上面就拨出经费,为文化馆买下了20多亩的土地,并建起了平房。 有了阵地和经费,开展活动就更有劲头了,即使是在“文革”期间,朝阳文化馆的活动也没有间断过。据一直从事农村文艺辅导工作的张军介绍,那时文化馆的工作人员经常要下到田间地头,与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,同时辅导农民排练节目,生产队、大队、公社各级都有自己的汇演,每年“五一”“十一”,文化馆都要组织一台大型节目在工人体育场演出,十万观众的场面十分壮观。 后来文化馆从全额拨款变成了差额拨款,改革开放后社会环境变了,文化馆的日子也不那么好过了,1983年,50岁的张启润到朝阳文化馆主持工作时,当年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。不过张启润是个从来都不怕困难的人,她在朝阳区文化局工作期间,亲身参与了基层文化站的创建工作,在那期间,朝阳区所有的街道、乡镇都建成了文化站。她把这种精神带到了文化馆的工作中,根据实际情况采取了“以文补文”的方法,通过加强培训工作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,再把资金投入到活动当中,她说,挣钱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服务群众。一度,区里曾有计划拆掉文化馆建酒店,张启润拿出中央的红头文件,四处反映情况,终于保住了馆址,之后又为新馆的立项奔走,为朝阳文化馆之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她有一个观点:文化馆应该是区县一级文化局最重要的单位,文化馆的工作搞好了,整个区县的文化工作都会被带动起来。 1996年,徐伟接任朝阳区文化馆馆长,文化馆新馆投入使用,之后文化馆也恢复成了全额拨款单位,“社区一家亲”“民工影院”等品牌活动的推出,使得朝阳文化馆在当地群众中的影响越来越大。随着中央提出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,文化馆事业在迎来难得发展机遇的同时,也面临更大的压力,不过,对于朝阳文化馆来说,其秉持的理念一直都是:“百姓的文化事业,百分之百的努力。”